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856阅读
  • 2回复

<转帖>《连线》:城市生活更容易令人精神分裂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1-06-26
— 本帖被 幸福大叔 设置为精华(2012-02-06) —
[attachment=822]


网易探索6月25日报道 据《连线》杂志刊文称,揉杂着人群、噪音以及压力,城市生活越发成为让每个人的大脑都绷紧弦的环境,并且文章也给出了事实证明这一点千真万确。

由德国大学生组织实施的一项研究表明,都市人的大脑与农村居民相比,要更容易受到压力的影响,尤其是社会压力的影响。这项发现并没有指出城市生活的哪些方面改变了学生的脑子,但为以后的调查研究提供了一个框架。

德国中央心理卫生研究院(Centr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的精神病学家安德里亚斯·迈尔-林登伯格(Andreas Meyer-Lindenberg)称:“无论人们是否遭受噪音侵扰,居住在公园附近以及拥有一大群朋友——你们都可以做这些试验,梳理分析城市生活的哪些部分与这些变化有所关联。”

迈尔·林登伯格的研究发现刊登在了6月23日出版的《自然》(Nature)杂志上,这项发现来自于他对令人烦扰的社会趋势具有的基础结构所做的一次神经学方面的调查研究。

与农村居民相比,城市居民在焦虑和情绪失常方面的程度要更为严重。在城市里,人们患上精神分裂症的风险几乎上升了两倍之多。论证影响的文献表述得如此细致,连研究人员都称这种现象不仅仅是交互作用使然,或许正如先前预料的那样,是否因为内心焦躁的人更喜欢生活在城市里。其实,也并非是由遗传性带来的结果。这(或许)是一种在环境和头脑之间存在着的因果关系。

原因究竟何在还尚不知晓,不过,许多研究人员推测城市的社会环境在一定程度上难辞其咎。毕竟,城市是一个具有超社会性质的地方,身处其中的居民们必须时常保持警惕,并且拥有在数量上占优的机会去体验充满压力的相互作用。太多的压力或许最终改变了人的大脑,使其无法胜任处理更大的压力,以致让人具有罹患精神类疾病的倾向。

“大多数人都猜测这种现象与社会环境脱不了干系,但却从来没有任何这方面的一手资料。”迈尔-林登伯格介绍说:“我们为此提供了首个通过社会压力将城市和精神疾病联系起来的机制。”

迈尔-林登伯格和同事最初对男女各16名大学生进行了测试。在测试前,他们测量了学生们的心率、血压以及压力荷尔蒙水平。结果发现农村孩子和城市孩子之间并没有明显的差别,而且两者在情绪或是性格方面均没有可以感知到的差异。

在进行测试期间,学生们被放入了一个用于大脑扫描的功能磁共振成像仪器,然后要求他们参加一项经过电脑处理旨在模拟社会压力的数学考试:学生每给出一个正确答案之后就会面临更难的问题,研究人员还将捏造的结果告诉每一个学生,让他们知晓自己得到的分数非常之低,指导者心有不悦地怒目相视,哀叹该试验是在浪费金钱。

城里的孩子在大脑的两个区域里展现出了活动水平的提高:对处理情绪和压力至关重要的杏仁核(amygdala),以及控制杏仁核的前额叶和扣带回膝部(perigenual 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简言之,城市孩子的大脑不成比例地放大了对于社会压力的反应。他们因而变得较为敏感。

迈尔-林登伯格的团队又对其他总共70多名学生重复做了两次这样的调查研究。每一次都出现了相同的情况。而后,研究人员就此寻找与其年龄、学历、收入、婚姻家庭状况、情绪和性格之间所存在的联系。然而,将这些因素考虑其中之后,这样的情况依然如故。

学生居住的城市越大,他们的杏仁核就表现得更加活跃。他们在孩提时期在一个城市里居住的时间越久,他们的扣带皮层也就表现得更为活跃。在其他的研究当中,扣带皮层被表述为对早年生活的压力特别敏感,这种变故与成年之后的精神异常有一定的联系。

在城市居民方面,其扣带皮层和杏仁核之间的信息交流也似乎缺乏效率。美国加州理工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神经生物学家丹尼尔·肯尼迪(Daniel Kennedy)和拉尔夫·阿道夫斯(Ralph Adolphs)在对这项研究的评论中指出,类似的情况也表现在对精神疾病具有遗传素质的人身上。

他们还写道:“整体来说,这些调查结果表明,"扣带-杏仁核"这套通路是一种能让精神类疾病的遗传因素及环境风险聚集在一起的作用条件。”

迈尔-林登伯格和其同事指出,尽管他们将社会压力看作是最具可能性的刺激因素,但是其他诸如污染、拥挤之类的因素以及未经分析的人口统计学和社会经济学方面的因素亦有可能牵扯其中。德国的大学生也只能代表一个范围极其有限的试验群体。

按照迈尔-林登伯格的说法,比起他的学生们,在发展中国家的城市里生活的居民或许要承受更加巨大的压力。“在德国,城市和农村之间的分野还不是那么明显。你可以非常快速地来往于城市和乡村。”他表示说:“我们认为,压力差别表现更为强烈的是在那些城市和农村之间的界限分外明显的地方。”

在以后的调研当中,研究者可以对在城市里有着不同的经历和背景的人士进行类似的调查,也许还会填写相关问卷,来确定究竟是城市生活中的哪些方面让人的大脑更加容易受到压力的侵害。城市的规划师和政策制订者就会运用这些见解。城市居民是否特别容易受到社会压力的伤害同样当会进行公开调查,其他的形式亦然。

随着数量越来越多的人如今稳步地实现了城市化,肯尼迪和阿道夫斯写到:“我们将主要生活在城市里这一事实似乎不可避免,而这也突出了理解由此带来的后果所具有的重要性——这样的生活条件将会对人们的精神健康产生不利影响。”

(本文来源:网易探索)
行之自然.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1-06-26
中国的农村,已经越来越少了,农村都在搞土建,看了这个报道,应该调整思路啊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1-06-28
回 1楼(幸福大叔) 的帖子
嗯,他们各方面都成熟了,也许就开始过渡到另一个层次了。

国内,就像大叔说的,似乎还在崇尚工地理念。完全受制于发展需要...
行之自然.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